取和时清

大家可以叫我小清,cp很杂,不定时更新,学生党。

魔道日常

聊天体,ooc归我,他们属于彼此。

 

和谐友爱的魔道群

箐姐:hhhhhhh你们看我发现了什么!这个文件有毒啊!

青羊:阿箐。。。你发错群了

我永远喜欢蓝湛:喜闻乐见.jpg

箐姐:!

阿洋想吃糖:哈哈哈哈哈哈小瞎子你也有今天

箐姐:你信不信我一竿竿戳死你!

我永远喜欢蓝湛:所以说那个文件到底怎么了?

江风晚吟:同问

蓝家大白菜:+1

吸尘君:+2

阿洋最乖:+3

箐姐:你们看看不就知道了。

我永远喜欢蓝湛:总觉得你这句话不怀好意。。。

阿洋想吃糖:我的天哪这篇文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

阿洋最乖:阿洋怎么了?

箐姐:你看得哪一篇?

阿洋想吃糖:忘羡那一篇,里面那个蓝忘机一言不合就天天。简直。。。

蓝家大白菜:?

阿洋想吃糖:简直就是个精虫上脑的家伙

我永远喜欢蓝湛:那怎么可能是我家蓝二哥哥,我家蓝二哥哥对我最好了!

蓝家大白菜:嗯。

我永远喜欢蓝湛:蓝湛来抱一个

蓝家大白菜:抱住自家羡羡。

妙手回天:好一口忘羡狗粮。

抽你鞋垫哦:还有我看的那一篇曦澄。

抽你鞋垫哦:是那种替身文,说是二哥之前有一个男朋友,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了,然后他又找了一个替身就是江宗主,但是江宗主不知道啊,他以为二哥一心一意地爱着他呢,后来那个前任又回来了,二哥就果断地抛弃了江宗主又和前任在一起了,江宗主伤心欲绝之下要跳江,二哥就去劝他,结果你猜怎么着,江宗主拽着二哥一起掉下去了。。。

江风晚吟:什么玩意儿??

我永远喜欢蓝湛:哈哈哈哈哈拽着一起掉下去了,师妹你真是个狠人啊

江风晚吟:你可闭嘴吧你

吸尘君:晚吟我肯定不会这样做的,我爱的从始至终都是你。

江风晚吟:知道了!你别说出来啊

阿洋想吃糖:小矮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

抽你鞋垫哦:?

阿洋想吃糖:那个前任

抽你鞋垫哦:。。。

悯而知善:是公子。

抽你鞋垫哦:悯善你变了!你竟然不爱我了!你不是从前那个可爱单纯的悯善了!说是哪个混蛋把你教坏的!

阿洋想吃糖:我啊

我永远喜欢蓝湛:围观恶友组内讧hhhhhh

抽你鞋垫哦:你们两个。。。爱呢?!

悯而知善:在这呢@金氏子勋

阿洋想吃糖:在这呢@阿洋最乖

抽你鞋垫哦:。。。

金氏子勋:阿涉怎么了?

阿洋最乖:阿洋,乖。

悯而知善:以及@用刀砍你哦 不谢。

阿洋想吃糖:@用刀砍你哦   

抽你鞋垫哦:!!!不!!!

用刀砍你哦:怎么了?

抽你鞋垫哦:不不不大哥什么事都没有。

用刀砍你哦:我先去爬个楼。

阿洋想吃糖:我仿佛看到了小矮子今天晚上的惨状

抽你鞋垫哦:你们两个给我等着!

悯而知善:@金氏子勋 没什么就是想你了,什么时候回来?

金氏子轩:大哥还有三天就能回来。

金氏子勋:子轩说的对,三天后我就回来了,乖。

悯而知善:哦。

江家有女:子轩也快回来啦。

金氏子轩:厌离

江家有女:嗯?

金氏子轩:我想喝你做的汤了。

江家有女:好,回来就给你做。

我永远喜欢蓝湛:多大人了还向师姐撒娇,师姐,羡羡也要。

江风晚吟:就是,阿姐,我也要。

箐姐:楼上的两个有资格说别人撒娇吗?

我家怀桑:说起来我知道一个剧本,也是写我们的故事的,要不要看看?

我永远喜欢蓝湛:呦这不是景仪吗,你和金凌能下床啦,要不要我帮忙@我家景仪@蓝氏思追

君子如兰:你不准说话!

我家怀桑:。。。。。。

蓝氏思追:阿凌。。。

君子如兰:别说了,今天晚上你不准上床!

蓝氏思追:哦。。。

君子如兰:哼!

我家怀桑:思追你还是快去哄哄大小姐吧。

我家景仪:景仪你吃不吃酥饼?

我家怀桑:吃!

我永远喜欢蓝湛:停停先别吃,先说说那是什么剧本。

我家怀桑:怀桑你把那天你跟我说你看到的那个剧本给大家看看

我家景仪:景仪。。。这个剧本。。。

我家怀桑:怎么了,说起来那个剧本到底讲的什么啊?

我家景仪:这。。。好吧,不过各位要答应我看完之后千万不要冲动。

我家景仪已将文件上传至群文件



吸尘君:阿澄我只爱你一个,绝对不会移情别恋!

江风晚吟:我知道,我也绝对不可能和姓温的扯上半点关系

我永远喜欢蓝湛:这剧本怎么写的!我怎么可能调戏温情?我只爱蓝湛好吗!

蓝家大白菜:嗯,我也爱你。

阿洋想吃糖:什么玩意儿我调戏温情?我连见过她都没见过好吧!

阿洋最乖:我从未见过这位温姑娘!

金氏子轩:我自始至终爱的都是阿离!

用刀砍你哦:我只爱阿瑶!

傲雪凌霜:我怎么可能喜欢我媳妇的姐姐!

温小宁:我姐姐绝对不是这样的人!

吸尘君:不过大家还是先冷静一下,我们最好不要太过愤怒,最好不要过度辱骂,这样可能会导致路人对我们的印象和评价降低。

江风晚吟:我们能做的最简单的事情就是

金氏子轩:不去看“陈情令”,不要让它的热度上去,让它收视惨淡,这便是我们对“那位姑娘”最好的回击。

我永远喜欢蓝湛:说了半天怎么没看见温情啊?

温小宁:我姐拿着针出去了。

我永远喜欢蓝湛:woc这姑娘可别干什么傻事啊,这可是隔着次元壁啊!

妙手回天:想什么呢!我就是出去发泄一下,不然真的要被气死了,我做错了什么啊?


还是我们家温情姐姐可爱

撒加,加隆,生日快乐,在天上也要好好的啊。

叶修和叶秋生日快乐啊

安迷修,生日快乐!

小区里的花开了啊……

雷狮生日快乐!

今天的我感受到了被英语口语支配的恐惧。。。

不管怎么说,祝周棋洛小天使生日快乐!

小短文

小短文

文笔渣

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

背景是朝鲜内战。



任勇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不开地在晚饭后散步,而且还一直走到了边界线附近,更要命的是对面站着的那个人——任正辉。“喂,南边的,怎么有兴致到这来了?”“当然是看看你死没死咯,北边的。”“放心你肯定会死在我前面,到时候可没人给你收尸。”不想再和眼前的人说一句话,任勇洙转过身子,想要快些离开这个破败的地方,却听见身后那人说:“晚安,笨蛋弟弟。”任勇洙扭过头清楚地看见他眼里的泪花,低低地“嗯”了一声,任勇洙快步向前走去,到后来甚至开始小跑了起来。他怕,他怕他如果再不离开真的会忍不住眼中的泪,可有什么用呢,泪水还是顺着脸庞流了下来,又迅速地被冷风吹干,他再也忍不住了,蹲下身子抱着头大哭了起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早上起来的时候想到的,至于为什么拖到晚上再写,因为我懒啊。。。


红月之夜

大家看到今天的红月了吗?还有星星和云啊,这种美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

今晚的月色真美。